绒山羊与环境的关系-凯发app平台



凯发线上手机版首页>>鹿王新闻>>公司动态


一、         开司米一词的由来

二、开司米产地分布、各产地产量等级及“纤维钻石”称呼的来历

三、山羊与环境的关系

1、绒山羊是否像人们所传说的那样喜欢啃食草根

2、草场的科学承载能力(一只羊/40000平方米)

3、草若不被吃掉会怎样(变粗、变硬、草场退化?)

4、草原火灾损失、科学放牧,造福人类

 

 

一、    开司米一词的由来

绒山羊英文为cashmere goat(发音:开司米尔 告德),

其实就是的音译词。 克什米尔位于阿富汗以南,中国新疆与西藏的西边,曾为的一个邦。现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争议地带,面积有19万平方公里。因为在历史上克什米尔曾经是山羊绒的集散地,所以这种纤维就被称为开司米。山羊绒分为白绒、青绒、紫绒3种,以白绒的价值最高。在1516世纪时期,克什米尔地区的居民用手将羊绒制成漂亮的披巾,这种产品美观大方,手感柔软滑腻,引起世界各地的重视就以地名称呼这种原料。羊绒因为昂贵,在交易中以克论价,由于稀少及其卓越的触感,羊绒素有纤维女王软黄金的称谓。1796年,的喀什米尔送给来自的友人一条精美的开司米披肩,这条披肩辗转经过到了拿破仑手上,最后进了的衣橱里。从那时起,开司米就获得了西方人的心

 

二、    目前开司米产地及产量分布

 

目前世界羊绒主产区已移至中国、蒙古、伊朗等国家(图表一

世界羊绒主产区及其所占比例)。

    中国:10000-12000吨,蒙古:3000吨左右,伊朗:1500吨左右,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以及中亚的一些国家合计大约2000-3000吨。全球年产原绒约15000-20000吨。

    据统计:2009年全球纤维总产量突破了7000万吨。其中天然纤维占40%,天然纤维中毛纤维约占5%,毛纤维中羊绒约占1%。这就是为什么行业里把羊绒称为稀缺资源,其别名“纤维钻石”就是这样得来的。(图二纤维钻石)

    从以上数据可以清楚的看出,中国绒占全世界产量的60%-70%,蒙古国约占20%左右,伊朗约占10%,其他国家约占10%左右。这里面中国绒主要是以白绒为主,蒙古国以紫绒为主,伊朗及其他国家以青绒为主。在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羊绒无论是产量还是质量都名列第一。中国目前有绒山羊6000万只左右,其中内蒙古自治区就占了60%左右。并且内蒙古自治区的三大优良羊种所产的羊绒质量最为同行称道。

阿拉善绒山羊(羊的照片)

    二郎山绒山羊(羊的照片)

    阿尔巴斯(羊的照片)

 

    三、山羊与环境的关系

    1、前些年每到3-5月,经常会有沙尘暴在中国北方以及蒙古国等地生成并由西向东漫延开来,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越过日本海落到日本,当时有些所谓的专家没有经过实地调查就写文章,说沙尘暴的成因是大量养山羊造成的。并且进一步讲出其中的“理由”:说什么绵羊只吃草的上半部分,而山羊则是连根啃食,由此造成草场的沙化。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沙尘暴的成因有大量的专家的论文论及,这里不一一重复。这里只讲羊,其实羊吃不吃草根,不是由羊的种类决定的,而是由草原的载畜量决定的,当草原的草足够羊吃的时候,不论是绵羊还是山羊,都不会去吃草根,而当载畜量过大时,不论是绵羊还是山羊就会连草带根一起吃掉。所以此前报导中所宣传的山羊是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是没有根据的无稽之谈。

    2、上面提到一个词叫“载畜量”。就是单位面积内养多少只牲畜。这里边有一个科学的计算公式。在正常年份,内蒙古自治区西部草原养一只羊应该有40000平方米的草场。牧民一般一户养羊300只左右,这样大约就需要12-13平方公里的草场。所了解,澳大利亚草原的载畜量是我们的四倍。也就是说同样数量的羊群,澳大利亚所用草场是我们的四分之一。目前中国大部分的草原都禁止自由放牧,而改为了圈养。这样就大大地减轻了草场的压力。但另一方面也提高了牧民的养羊成本,同时也使羊绒的质量(细度)受到了影响。

20年前我们所使用的羊绒大部分平均细度都在15微米左右,现在的羊绒多数在16微米左右。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因素有以下三个方面:

a、       为了提高产量,进行了品种“改良”。单体产绒量加大。纤维变粗。

b、        圈奍后羊的活动范围缩小,改变了原有的生活习性,导致羊绒变粗变差。

c、        全球气温的逐年升高,对预寒能力的要求下降,导致纤维变粗。

 

3、据我们与牧民的交流所知,草原这种生态环境也是需要有

科学合理的畜载量,牲畜的排泄物也是草原所必需的肥料,某些种类的草如果不被及时适当地吃掉,会发生木化,这样就影响草场的质量。降低草原的载畜量。

4、草原这种生态环境也是有它的食物链的,一味地任草生长,也会成为草原火灾的客观条件之一。据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科学学院自然灾害研究所的报告称:中国每年平均因为草原火灾而造成的损失就达1.5亿美元。其实最理想的状态是羊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轮放,这样既能满足羊本身的生活习性的要求,又能促进草场的再生更新能力,使这一宝贵的资源造福人类。

 

 

 

 

【 】